报 纸
中国渔业报
中国渔业报 2019年01月07日 星期一

摘下污染帽养活生态鱼

《 中国渔业报 》( 2019年01月07日   08 版)

    林顺兴夫妇拆了猪栏养起生态鱼

    打开投食器,启动开关,随着饵料散落,水面上鱼群跃起,争相抢食。在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炉下镇下岚村林顺兴的养鱼基地每天都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时隔十年,吴丹溪的水又清了,我又能养鱼了。”作为南平市整治延平区畜禽养殖污染攻坚战的亲历者,林顺兴庆幸自己又回归了老本行。

    1992年,林顺兴承包了5亩鱼塘。“当时镇上养猪的人并不多,好生态就是养鱼的关键。”林顺兴说,随后的四年内,他的鱼塘扩张到60亩。

    但传统养鱼之路没有让他走得太远。炉下镇位于闽江上游,上世纪90年代水口电站建设,延平区成为全省第二大库区,炉下镇是库区移民重镇之一。库区失地农民要找出路,生猪养殖成为首选。2007年前后,炉下镇上游6个村的村民群起养猪。随着镇上猪栏越建越多,林顺兴发现水源受到严重污染,流进鱼塘的水养不活鱼。他不得不堵塞引水管,靠接蓄雨水养鱼,但杯水车薪解决不了问题。由此,养鱼量大幅度减少,林顺兴不赚钱反亏本。

    “当时吴丹、罗坑、洋头三溪水体均为劣V类,水体污染超出正常指标70多倍,怎么养得了鱼?”炉下镇党委书记何宏说。昔日美丽的吴丹溪变得像泥浆一样浓稠,散发着恶臭。2010年,林顺兴迫不得已在鱼塘边也建起了养猪场,一头扎进养猪大潮。

    2012年以来,炉下镇养猪热度不减,仅下岚村就存栏近20万头。生猪存栏量大大超出环境承载能力,给生态带来了极大破坏。林顺兴敏锐地观察到,到吴丹溪和周边流域考察监测的人越来越多。“我是真不想养猪!猪价波动大。”2017年正月初九,林顺兴把存栏的430头生猪以每公斤16元的价格全部卖出。然而,就在林顺兴卖猪后一天,南平市整治畜禽养殖污染攻坚战在延平区打响了,林顺兴因是全镇最早卖猪的人备受瞩目。

    2017年上半年,延平区拆除了4469家养猪场,削减生猪216万头。林顺兴所在的炉下镇一跃成为“无猪镇”。通过集中整治,吴丹溪水质从劣Ⅴ类提升到目前稳定的Ⅲ-Ⅳ类。到2017年5月,延平区境内20条受畜禽养殖严重污染的小流域全部消除劣Ⅴ类水质,创下全省畜禽污染集中整治时间最短、力度最大、成效显著的战绩。

    大量养殖场被拆除,阻断了污染源,但也为退养户寻求新出路设下难题。林顺兴思前想后,决定重拾自己的养鱼事业。

    在清流、龙岩、漳州等地做完市场调查后,林顺兴从厦门引进高效循环流水生态养鱼新技术,投入110万元,对传统鱼塘进行技术改造,搭建4条流水槽,开启仿生态工厂化养鱼模式。

    林顺兴一边向笔者演示手机里的鱼塘监测软件,一边说:“现在搞数字化养殖,用手机就可以查看鱼塘的溶氧值、水温等数据变化,数值一有异动就会发起警报,晚上再也不用熬夜守鱼塘了。”

    鱼塘里的高科技,让林顺兴夫妇养鱼事半功倍。“过去鱼塘养鱼的溶氧值不好控制,鱼苗的存活率低。”林顺兴说,如今水槽配置推水增氧设备,让塘水在合理的溶氧值区间24小时循环流动,鱼苗的成活率达到98%。人工模拟的溪流环境,让鱼逆流而上,成为肉质紧实的“跑步鱼”。

    林顺兴深谙“养鱼先养水”的道理。鱼的排泄物和饵料残渣,随着水流推向水槽末端的集污区,经过污水循环处理,鱼塘保持最佳水质。“循环水鱼塘养出的鱼肉质细嫩,没有土腥味,养到三个多月就可以上市。虽然单价比市售的同类鱼高1元,还是供不应求,鱼被福州的餐厅早早订购一空。”林顺兴说,4条循环水养鱼塘年产量在10万公斤以上,是过去传统养鱼产量的10倍。尝到甜头的他,计划再建8条工厂化渔场养殖生产线,预计年产鱼量可达200吨。

    郑雨萱詹国兵杨明泉文/图

分享到: 更多
分享按钮
查干湖品牌给松原农业注入活力
泗洪县洪泽湖水域再现水清鱼肥
摘下污染帽养活生态鱼
优美生态带来东兴市鱼虾满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