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 纸
中国畜牧兽医报
中国畜牧兽医报 2019年04月07日 星期日

同城同时同题,有戏吗?

两大畜牧展唱对台

《 中国畜牧兽医报 》( 2019年04月07日   01 版)

    本报记者章勇

    几十万元的参展费到底要不要付?这本不该成为问题,如今倒真成了河北某大型兽药公司企划经理墨痕的大难题:不付款,违反合同;付款,担心参展效果不佳,白花钱。

    2018年9月,中国国际集约化畜牧展览会即VIVChina在南京举办,这家兽药公司与上海万耀企龙展览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万耀企龙)签订了合同,参展今年9月在青岛举办的名为“VIV畜牧展”。对方要求限时付款,至今已拖了半年。眼看合同约定付款的最后期限就要到了,但墨痕还是犹豫不决。

    包括河北这家兽药公司在内,不少参展企业去年在南京展会现场就与这家展览公司签订了合同,抢订展位。

    当时抢订展位有从众心理,但随着有关此次展会的一些信息不断传来,墨痕有点儿坐不住了。因为这次展会与以往相比,不光名称变了,主办单位也变了,连频次也由以往的两年一届逢双数年举办,变成了一年一届。这一连串儿的变化有些反常。

    突然冒出两个“VIV”

    “VIV”是荷兰语“VakbeursvoorIn?tensieveVeehouderij”的缩写,译为“集约化畜牧业商业展览会”。

    VIV全球的中文官网信息显示,上海万耀企龙由VNU欧洲展览集团与企龙展览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于2001年合资成立,自今年起,该公司全权接手了VIV全球展会,尤其是VIVQingdao2019项目,负责VIV品牌项目在中国的所有运营、销售及市场宣传工作。

    “VIVQingdao2019项目”到底指的是什么?据了解,今年9月将在青岛举办的VIV畜牧展由上海万耀企龙策展。这届展会没有延续以往连续举办了19年的中国国际集约化畜牧展览会,而是首次启用了“亚洲国际集约化畜牧展览会(青岛)”之名,并以“VIVQingdao”进行英文缩写(以下简称青岛VIV畜牧展)。

    自2000年以来,中国国际集约化畜牧展览会即VIVChina的两个承办方北京太克会展中心和VNU欧洲展览集团已合作了19年,成功举办了11届展览会。不过,南京VIV畜牧展结束后,这两家承办方选择了分道扬镳。

    今年9月19日~21日,上海万耀企龙与北京太克会展中心将上演一场同城、同时又同题的对手戏,各办国际集约化畜牧展。

    为详细了解这届青岛VIV畜牧展的真实情况,墨痕动用了自己在海外的关系,请人专门搜集展会的全球招展情况。国内企业的参展情况则由她自己暗地打探,以此来决定最终是否按合同约定交款和参展。

    其他原订参展的企业又是什么态度?“他们都说自己是VIV畜牧展的主办方,搞得我们莫名其妙。”河南亿万中元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黄女士告诉记者,前不久分别接到了上海和北京两家公司的电话,都邀请他们参加今年在青岛的展会,弄得他们一头雾水。黄女士说的这两家公司正是上海万耀企龙和北京太克会展中心。

    “一个说因为国内需求量旺盛,决定每年办一届VIV,另一个说自己才是VIV的主办方,搞得我们也很费解。”黄女士称,原本决定试探着参加青岛VIV展,没想到突然又冒出个VIV,让他们举棋不定。

    广东希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余忠丽告诉记者,今年在青岛有两个VIV,这也是今年在泰国参展时得知的。郑州大地书店王经理也表示,以往书店作为媒体参加VIV都是以广告换展位的方式进行,合作已10多年,但今年出现了两个VIV,还都是国际集约化畜牧展,让他们难以取舍。

    更有意思的是,为了同时服务好两个展会主办方,做到不偏不倚,大地书店在自己出版杂志的同一页上刊登了这两个展会的广告。王经理坦言,因为与北京太克会展中心合作时间长,肯定想参加,但与上海万耀企龙也有合作,同样想参加。

    “今年实在太搞笑了,以前的合作方分家了,却在同一天分别办两个同题的会。”郑州福源动物药业有限公司李经理称,两个VIV如果是同年不同月举办也能接受,参加完一次,可以再参加一次。但同年同月同期同地开,肯定会出现参展冲突的问题。

    资深策展人、南京某展览公司副总经理祝瑞告诉记者,两个展会名称相近,同时又同城,怎么可能?不过,既然双方都有批文,政府同意他们办,也都拿到了展馆,其他人也没法阻拦。只能说他们之间没有协调好,可能是闹掰了。

    “三同

    ”惹争议

    2018年10月23日,北京太克会展中心发布了举办2019(第十二届)中国国际集约化畜牧展览会的通知,除公布会议时间地点是2019年9月19日~21日青岛国际会展中心外,还透露一个重要信息,就是自2018南京VIV畜牧展结束后,终止与VNU欧洲展览集团合作,改为与德国农业协会合作,首次将德国汉诺威举办的欧洲国际畜牧展引入中国。

    之所以不与VNU欧洲展览集团合作,北京太克会展中心的解释是因为最近几届展会国外参展商、参展面积和观众增长缓慢,远不及国内参展商的增长,而南京VIV畜牧展国外参展商数量和参展面积更是大幅度下降,国外参展商数量同比下降34%,参展面积下降了23%。

    记者检索到的相关信息显示,就在2018年10月23日北京太克会展中心发布会讯后不久,上海万耀企龙就明确透露在2019年9月19日~21日青岛举办2019亚洲农业与食品产业博览会期间,同期举办VIV畜牧展,这是该公司在北京某次农场动物福利大会上发布的。至此,双方都发布了举办国际集约化畜牧展的消息,发布时间前后脚。

    而此前,在2018年8月27日,由VNU欧洲展览集团和上海万耀企龙在青岛举行的2019亚洲农业与食品产业博览会新闻发布会上,有关方面并未透露博览会期间将举办VIV畜牧展的消息。

    记者查阅了新闻发布会前后一些媒体发布的信息,均“整齐划一”地报道这届农业与食品产业博览会将设置畜牧、种植农产品及农产品加工展览板块,并未提及要举办VIV畜牧展。在2019亚洲农业与食品产业博览会(青岛)的官网上,也表述为“畜牧、种植、农产品加工及食品技术展览板块”。媒体与博览会官网都将畜牧板块排在了首位。

    不过有一点不同,2019亚洲农业与食品产业博览会官网所指的三大板块中的畜牧板块,在展览范围介绍中已将“板块”二字拿掉,直接注明为“畜牧(2019亚洲国际集约化畜牧展览会(青岛)VIVQingdao2019)”字样。

    之前说是板块,怎么后来却变成了一个展会?对此,记者专门联系了上海万耀企龙。该公司商务合作负责人袁菁称,在2018年9月份南京VIV畜牧展现场就发布了今年将在青岛举办VIV畜牧展的消息,只是细节没敲定。农业与食品产业博览会是更大的展会,由公司另外一个事业部来组织,而青岛VIV畜牧展是独立做的。

    “中国有那么多城市,一年有365天,为什么偏偏选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而且还在我们公布会讯两个月之后才公布?”万耀企龙助理销售总监郝永丽表示他们也很困惑。

    一个说是9月份,一个说是8月份,虽然有差别,但都说青岛VIV畜牧展的公布时间早于北京太克会展中心公布中国国际集约化畜牧展览会的时间。

    对此,北京太克会展中心总经理杨清峰有不同的说法。他称,在去年南京VIV展前的8月份,VNU欧洲展览集团和其合资公司上海万耀企龙宣布的是在青岛办农业与食品产业博览会。北京太克会展中心和VNU欧洲展览集团之前的合同约定,在合同期间(2018南京VIV畜牧展结束为合同终止日期),不允许双方有任何主办或参与举办畜牧或相近主题的展会信息发布,可是VNU欧洲展览集团提前发布了畜牧板块的招展信息,违约在先。

    北京太克会展中心部门经理徐瑞锋告诉记者:“他们去年8月份宣布的是农业与食品产业博览会,上报给青岛贸促会时也是这个名称,其中有畜牧板块,这也是我们后来才知道的。不知他们出于什么考虑,把原本说的畜牧板块升级成了畜牧展会,这个过程中,名称至少改了3次,才最终定名为亚洲国际集约化畜牧展览会(青岛)或称VIVQingdao2019。”

    对于北京太克会展中心为何选择今年举办中国国际集约化畜牧展,而且选定9月19日~21日的青岛,徐瑞锋说:“一是VIV展按照以往的惯例,逢双数年在中国举办,即每两年举办一次。2019年是单数年,我们决定在今年举办中国国际集约化畜牧展并没有问题。二是选择在青岛举办,第一考虑的是青岛作为会展热门城市,有比较完备的会展管理经验,能够为参展企业提供高品质的服务;第二考虑的是与农业与食品产业博览会互补,主题不冲突;第三是因为9月份上半月有中秋节,往后有国庆节,只有中间这一段时间有空档,所以选择19日~21日。”

    对于时间和地点的重叠,袁菁说:“我们很早就确定了VIV畜牧展的时间和地点,不能因为有人和我们相同,反倒是我们去改时间、改地点,没这个必要,而且我们的招商很顺利。”

    作为青岛市会展业规范与协调的专门组织,青岛市贸促会会展促进处处长贺晓艳向记者表示,会展是青岛的名片,作为“中国十佳品牌会展城市”,无论是谁来青岛办展,促进会都欢迎。VIV运营方上海万耀企龙去年就找到贸促会,确定今年在青岛办展,去年8月就公布了亚洲农业及食品博览会,集约化畜牧展是其中一个板块。去年10月份,北京太克会展中心也选择到青岛办会。

    “了解到两个展会同类同题,我们建议两家展会主办方考虑错时举办,不一定非得今年办,也不一定非得选择9月份办。至于展馆选择,不存在排期的问题,展馆10月份、11月份都可以调,其实9月之前的8月29日也是可以的,但他们都没有改变计划。双方各执一词,说是战略需要和市场需要,必须今年办。因为北京太克会展中心宣布的时间晚,为此,我专程去了北京两趟,但双方仍然坚持同时办。”贺晓艳告诉记者,双方都是展会具体运营方,选择办展是市场行为,政府不能左右,需要尊重双方的意见。

    (下转第2版)

    难倒市场经理

    “同时、同地又同题,哪有这么巧的事,这么办会明显就是对着干。”国外某畜禽公司对华出口业务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前是携手合作,现在一下就成了拳头对拳头。如此办会,只能给行业企业造成困扰。

    北京中农快检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东辉也认为,如此办会闻所未闻。不在同一时间,企业还可以选择两个会都参展,但同时参展,这会让企业无所适从。两边办会,观众分流,那就得两边都设展位,而且两边参展成本增加,一般企业根本没有这种预算。

    “如果选择一边参展,又有可能参错了。因为如果参展费差不多,但你把钱花在了这边,结果另一边的展会却爆满,那负责展会选择的市场部经理肯定是‘挨收拾’的。”李东辉所言是有道理的,无论是参展企业的市场经理,还是策展方的市场经理,均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墨痕所在的兽药公司每年都参加泰国VIV展。她告诉记者,此次与泰国VIV的组织方上海万耀企龙公司的沟通比较费劲。因为要增租一个展具,来回沟通一个半月,而且还是和国外主办方通过邮箱联系,然后等待他们协调。3月13日泰国VIV开幕,3月初才等来展具可以租赁的回复。不知道今年在中国首次独自办畜牧展的万耀企龙会有怎样的表现。

    墨痕初步判断,无论是万耀企龙的青岛VIV畜牧展,还是北京太克会展和德国农协的中国国际集约化畜牧展,双方都以新面貌办展,如果旗鼓相当自然好,但参展企业两边串场不太现实。人都会有惯性,以前与谁合作,今年可能会继续合作,但都存在风险。作为观众,没有特别吸引人的东西,他们更不会两边跑,更何况两个展会相距70公里。

    墨痕的判断得到了一些企业的印证。福源动物药业公司的李经理称:虽然德国汉诺威国际畜牧展在国外知名度高,但首次在中国办展还没有知名度,我们明年可能会参加,但今年确定参加的是VIV,因为熟悉了。

    “我们肯定选择熟悉的,因为VIV已被行业‘养’下来了。如果是参加国内的展会,像畜牧业博览会、兽药大会之类就可以了。企业选择参加国际畜牧展,就是冲着外商去的。”河北征宇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学彬分析,汉诺威国际畜牧展是在德国举办的顶尖的畜牧业盛会,吸引的主要是海外的大客户,面向的是全球采购,VIV则主要覆盖的是亚洲市场。汉诺威畜牧展虽然来到中国,但德国的汉诺威畜牧展会并没有消失。从客户精准度来讲,人家去德国参会,有很多海外的高端客户都过来,但在中国又办一次汉诺威畜牧展,那一拨海外客户可能就不来了。VIV在青岛办也是一样的,VIV在中国办与不办,其他国家的VIV并没有停办,为了吸引周边国家客户,特别是东南亚客户,国内企业肯定得往那儿跑。所以,大多数人也会觉得,既然都是新办的展会,得在行业“养”一段时间,参展企业也会采取试探的办法,持观望的态度。

    虽然不是参展方,作为策展人的徐瑞锋也有他的无奈:“不少企业很迷茫,感觉两个展会很奇怪。虽然他们也知道汉诺威国际畜牧展和VIV畜牧展,但两个畜牧展同时同地办,在情况不明朗时,不少企业表示两边都不参加,也有企业表示届时只去参观,不参展。还有一些企业在以往两年一届的VIV上要一个100平方米的展台,那这次两边展台就各要50平方米。”徐瑞锋有感而发,以前不知道万耀企龙要在青岛办畜牧展,只需介绍汉诺威这个品牌就够了,但后来知道他们也要在青岛办,就得反复向企业说明这两个展的区别,平添不少麻烦。

    对台戏不好唱

    “同主题、同时间、同城市举办的展会比较少见,但不是没有。”中国会展经济研究会秘书长李永江告诉记者,这种唱“对台戏”的展会以前比较多,竞争激烈,等市场沉淀一段时间后,一些企业就自行退出了,这种展会就越来越少了。

    李永江称,不能说是掐架,应当说是竞争,现在是市场经济,谁竞争得过,谁就赢。这是市场行为,政府不能干涉太多,得靠市场优胜劣汰。另外,参展企业也有选择权,需要选择适合自己的展会。

    祝瑞告诉记者,如果一个办农业展,另一个办畜牧展的话,倒是可以相互借力。如果两个都是畜牧展,还都是国际畜牧展,企业招商就会较难,特别是头一届。至于“对着开”的展会,全国也有。比如,在上海同城同时同题的家具展就做得比较好,但刚开始也都比较痛苦。这两个家具展的主办方,一个是半官方性质的组织,一个是市场化的公司,但两个展会都存活了很多年。

    对此,记者致电中国家具协会,协会综合业务部副主任潘晓霞称,目前对于9月份虹桥和浦东两个家具展的同期举办并没有协调方案。在虹桥举办的国际家具博览会以前一直是每年3月和9月在广州举办,家具协会还是支持单位,每年3月份还由家具协会参与主办。但两三年前,他们将原本每年9月在广州办的会突然移到了上海,成了中国国际家具展览会的对台。

    “没有文件说不能同时同地办,我们当时找人协调,但不起作用。现在是市场行为,你不能不让人家办,而且两个家具展规模都不小。”潘晓霞向记者表示,至于集约化畜牧展办展双方以前还是合作方,不合作了就同题同地同时办会,这种行为更夸张。一个城市一个时间段举办一个展会是可以理解的,但要是同时同地开两个同题的展会,就需要调控了,但现在没人调控,只要有钱就可以把展馆租给你办展。

    “现在看来,似乎两个主办方对畜牧会展市场把握得都很准,但不知道他们是否是在进行市场摸底。”贺晓燕称,双方办展可以竞争,但不能恶性竞争。可以是竞合,或者是差异化竞争,但他们最终怎么选择是双方的事情。

    潘晓霞则认为,两个同题展会同时同城举办不可能没有恶性竞争,行业企业就这么多,参展企业会两边选,选谁不选谁,他们也挺难受。而对主办方而言,肯定希望选自己的多,选对方的少,为此,必须采取比对方更优惠的措施才行,这样难免产生恶性竞争。

    “如果两个展会主办方觉得不合适,可以选择走法律途径,政府不可能处理合同违约的事。”贺晓燕告诉记者。对此,祝瑞持相同的观点。她称,青岛两个畜牧展的双方毕竟合作过,至于说他们合同中有约束,比如竞业禁止之类的,是保密的,外人不好评论。

    “越来越食之无味。”李东辉对展会是有心人。他表示,现在行业展会参加的人明显减少,一些行业展会完全是自娱自乐。参展企业原本是要办给自己的用户、客户看,但最后却成了给同行或对手看,没有意义。

    李东辉注意到了近年展会发生的一些变化,比如:一是畜牧展参展人员的变化。现在的展会名号越来越大,不像以前的区域性展会,一个区域内的上下游养殖企业都来参观,他们大多数是参展企业的终端用户。二是传播工具的变化。以前信息传播是闭塞的,只能在展会上进行形象展示,现在可以把所有的产品放在微信上展示。三是展示方式从在最前台展示走向最贴近用户展示。以前豪装的展会位置大都被外企包揽,如今展馆门口黄金展位不断被国内企业占据。随着参展费用水涨船高,一些企业逐渐将展位后移,或是根本不设展位,却不耽误做活动。例如,可以在展馆附近的酒店组织一场精致的论坛和新品发布会,专门针对用户,可能效果更好。

    “把汉诺威畜牧展搬到中国,最后只能做成改版的‘VIV’,因为VIV已成为行业内国际畜牧展的符号。要是能合并举办自然更好,但可能性极小。两个会谁开得早谁沾光,否则拳头对拳头无疑两败俱伤,恐怕还要有损刚被行业认可的中国国际畜牧展的形象。”刘学彬直言。

    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一些企业还需要继续做抉择,这种抉择无疑与风险并行,信息的搜集就显得至关重要。

    截至记者发稿,墨痕又发来一条信息——“现在有些外贸客户选择VIV的多,不过我觉得两个展会应该差不多,目前感觉旗鼓相当。真麻烦!”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部分公司名称和采访对象姓名用化名)

分享到: 更多
分享按钮
两大畜牧展唱对台
智能畜牧有了新组织
智能畜牧有了新组织
农业农村部印发《奶业品牌提升实施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