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 纸
中国畜牧兽医报
中国畜牧兽医报 2018年12月30日 星期日

人工培植的“肉”你能接受吗?

《 中国畜牧兽医报 》( 2018年12月30日   04 版)

    英国前首相邱吉尔1931年预测,人类有一天可能“不用为了想吃鸡胸或鸡翅,而荒谬地养一只鸡,而是在适当环境下,分别生产这些部位的鸡肉”;邱吉尔的预言如今在旧金山Just食品公司(以下简称Just)实现。

    细胞提取人工培养

    Just利用鸡毛细胞,在实验室中培植鸡块;负责提供细胞的鸡只们,正在距离实验室不远的农场里漫步。

    这种“非屠宰鸡肉”是从动物细胞培植,在实验室中生长的干净合成肉品;这种实验室鸡块与超市中逐渐受到素食主义者欢迎的植物汉堡,或其他肉类替代产品不同。

    Just实验室的小型生物反应器约两天可培养一个鸡块,该反应器利用蛋白质促进细胞繁殖,相当于为产品提供支撑结构或培养基,好在肉类生长时持续“喂养”肉品。

    这种细胞培养肉(以下简称培养肉)尚未实现商业化,但Just执行长特里克透露,公司已与少数餐厅合作,培养肉预料年底前将出现在菜单上。

    特里克说:“我们已经用植物制作鸡蛋、冰淇淋或酱油,我们现在以细胞产肉,不需要杀生。”

    我们做了罕见的测试,成果令人印象深刻;培养肉鸡块的表皮酥脆、肉质可口,但咬起来的口感则比人们在快餐店吃到的鸡块还略松软。

    特里克和其他致力研发培养肉的企业家强调,无屠宰鸡肉并非基因改造食品,也不需要施打抗生素促进鸡肉生长。

    他们希望终结屠宰动物、保护环境不受工业化养殖场的剥削,最重要的是,在不破坏地球的情况下,解决人口过度拥挤的问题。

    联合国指出,饲养作为食物的动物,是全球暖化、空气污染及水污染的主要原因之一;即便传统畜牧业努力提高效率并采取环境友善措施,许多人仍怀疑传统畜牧业能否符合日益增加的全球蛋白质需求。

    旧金山培养肉先驱“曼斐斯肉品”的心脏病学家瓦雷蒂说,人类每年杀700亿只动物作为70亿人的食物,全球肉品需求在愈来愈多人摆脱贫穷的情况下增加一倍,时至2050年,人类恐无法饲养足够的牛与鸡供应90亿人口。

    瓦雷蒂说:“如果我们能直接从动物细胞中培养任何肉品、家禽或海鲜,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棒的事。”

    规范不明难以量产

    许多美国人自称减少吃肉,但农业部数据显示,美国人2018年消费逾222磅红肉和家禽,比1970年代还多20磅。

    细胞农业先驱、荷兰药理学家波斯特2013年推出全球首款培养肉汉堡,要价30万美元。

    目前还没有一家公司量产培养肉,但波斯特估计,这类肉品若能大规模量产,汉堡单价可能低至10元,但“当然还是太贵了。”

    Just若能生产足够的鸡块贩售,现仍碍于法律而未能在美国的餐馆销售。

    美国食品暨药物管理局负责监管大多数美国食物,但多数以常规饲养的肉类则归农业部管辖,例如冷冻披萨的意大利辣味香肠。

    特里克说,美国农业部与食品暨药物管理局未能在公听会上明确陈述相关法规,Just正与欧亚数国接洽。

    他说:“各国都想当领头羊,无论是解决食品短缺问题、打造永续发展或全新经济型态,他们都希望率先做到这一点。”

    特里克说,终极目标是将培养肉从实验室扩大成制造厂;美国目前有数十家细胞农业企业,吸引硅谷、高科技及食品产业投资,包括微软共同创办人比尔·盖兹、维珍集团创办人布兰森,以及全美最大肉品加工厂“泰森食品”等。

    “泰森食品”每周加工约42.4万头猪、13万头牛和3500万只鸡,该公司挹注“曼斐斯肉品”未公开数额的资金;培养肉这项尖端科技俨然成为“不受限的美国企业家精神”代名词。

    泰森风险投资部门“泰森风险投资公司”财务长马斯特罗布托尼表示,泰森食品决定“从肉类公司转型为蛋白质公司。”

    传统畜牧业反对

    总部在华盛顿特区的“美国畜牧协会”有个强大的游说团体,称美国历史上,牛仔是象征的浪漫,任何职业都没有比它更受人尊敬。

    中西部的牧场业者已介入培养肉品如何上市的讨论,例如它应该称作干净肉类、培养肉、无屠宰肉、道德蛋白质,或单纯叫“肉”。

    在横跨密苏里州到阿肯色州山区的奥札克牧场里,卡雷娜·布鲁斯和布鲁斯在四岁的女儿维拉帮助下,喂养他们的黑色安格斯牛群。

    布鲁斯说:“我想,实验室生产的蛋白质需要相应标记;当我想到肉,我想到的是站在我们身后、活生生且有呼吸的动物。”

    在农民请愿下,密苏里州当局已敦促立法机关规定,肉品标签只能适用牲畜产品;不过,这也暗示了,传统农业可能面临挑战且遭受冲击。

    卡雷娜说:“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他们知道买了什么给家人吃;我们则认为,需要以不同名字指称这些新产品。”

    USCA政策和拓展主管莉亚·比翁多说,希望密苏里州的法律能拓展至其他州,“我们会让这些公司决定产品名称,前提是不能叫牛肉或肉类。”

    消费者埋单否?

    细胞产业的真正问题在于,在这个以吃牛闻名的国度,真的会有人改吃培养肉吗?

    密苏里州奥札克传统中西部餐厅“蓝伯特”的客人、建筑工人基姆雷说:“肉类应该来自畜牧场或乡间。”

    教师艾许莉·波斯皮希尔说她不会吃培养肉,“我想知道我吃下肚的肉品打哪儿来,肉必须是天然的,而非经实验室加工。”

    王小梅编译

分享到: 更多
分享按钮
人工培植的“肉”你能接受吗?
图片新闻
向云成:猪禽粪里“淘金”
“狐联网”战略建立毛皮动物产业发展新模式
东方蜜蜂群体遗传与进化研究领域取得重大突破
基因组所破解鸡肠道饲用抗生素及天然替抗产品作用机制
冬季养鸡把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