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 纸
中国畜牧兽医报
中国畜牧兽医报 2017年11月26日 星期日

他,只是个普通的养猪人,却因为能治猪病,拥有10万粉丝;他,曾因非法持猎枪被捕,还在看守所诊治猪病,被150家猪场老板联保了出来;他,热心公益,只想最大程度地帮助养殖户,业界很多人知道——

广西有个陈六哥

《 中国畜牧兽医报 》( 2017年11月26日   01 版)

    本报记者刘波章勇魏敬秋

    已是午夜时分,妻子睡得很不踏实,她隐约感觉到:丈夫又躲到了另一个房间。

    这样的情形已不是一两天了。

    “嘀嘀嘀!”短促的微信铃声终于把妻子惊醒。犹疑了一会儿,妻子起身,轻轻推开另一扇房门。

    微弱的手机光亮映着丈夫的脸,他正窝在沙发的一角,怯生生地按着手机,神态非常专注。

    忍无可忍的她果断开了灯,冲过去夺下了丈夫的手机。

    “大半夜你在干什么?”妻子板着脸。丈夫抬起头,平静地望着妻子。当充满怒火的目光聚焦到手中缴获的“赃物”时,妻子愣住了——丈夫正在回复养殖户关于猪病的求助。

    这个半夜三更发微信的人,就是陈六哥。

    被撵走的店长

    陈六哥,全名陈兴海,广西博白县文地镇人,1970年生,因为堂兄弟中排行老六,被乡邻尊称“六哥”。

    早年陈兴海家境不富裕,幸得同村前辈企业家陈业泉的资助,才顺利上了大学。1990年,陈兴海从广西大学饲料营养学专业毕业,去了广东湛江,在一家制药厂门市部做业务经理。两年的时间,他掌握了人医诊断、治疗方法,同时也摸清了人药经营之道,日子也逐渐好转起来。

    1993年的一天,陈兴海儿时发小打来电话,此人在海南开一家药店,邀请六哥过去帮忙,承诺有钱一起赚。还在新婚里的陈六哥义无反顾,果断辞了工作,说服妻子,两口子直奔海南。

    到了海口,发小硬要六哥入股,但他谢绝了,甘愿在药行做顾问兼帮手,领月薪。实际上,陈兴海在这家药行做了三年的店长。

    因为熟悉人药经营之道,陈六哥帮发小梳理货源、理货、进货、卖货,同时兼做诊疗。经过三年的努力,药行的业务逐渐顺畅起来,每个月流水达到了几万元。但陈兴海夫妻只取属于自己的那份工资,没有奢望。

    1996年春节,陈兴海夫妇回博白过年,计划等年后再回海南。可刚回博白不久,他们在海南的大小行李包裹齐刷刷地被寄了回来。他们很诧异,不知怎么回事,后和发小联系才知是他寄的,对方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这时,夫妻俩才意识到被“涮”了。原来药行几个合伙人商量后,决定不再需要他们的陈六哥,于是便采取“卷铺盖撵人”的方式驱逐了他。

    夫妻俩很郁闷,但陈兴海硬是压住了火。“算了。”他对妻子说。

    之后,陈兴海在玉林市新特药公司重新做起了业务员。两年的时间过得很快,他越发觉得,做人药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自己财力不足,于是作罢。

    当时他看好了养殖行业,认为未来发展空间广阔,于是果断决定:养猪。

    1998年4月,陈兴海掷下3万元,买了36头母猪和1头公猪,就这样走上了养殖路。

    尝毒奶闻猪粪的人

    在陈兴海看来,养猪是一种乐趣,也是谋生的途径。没有经验自己学,发现问题自己探,成为他工作的常态。

    因为有专业背景支撑,再加上善于学习和乐于分享的态度,让陈兴海对养猪诊疗的领悟比一般人快了不少。不懂就从书上查,对号入座,或向行业内的前辈们请教,其中两位就有华中农业大学的老师唐万勇和马立保。

    1999年,陈兴海结识了来博白县讲课的唐万勇。许是被陈六哥的坦诚所打动,初次相识唐万勇就答应了:“你这个学生我收定了。”这让陈兴海备受鼓舞。

    从启蒙老师身上,陈兴海学会了怎么对猪病进行分析、思考和处理。猪场出现问题后,陈兴海首先想到的就是唐万勇和马立保两位老师,在他们的指导下,陈兴海逐渐上了道,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土专家”,“陈六哥”的名号也随之越来越响。

    2005年,广西发生猪流行性腹泻,陈六哥的猪场也未能幸免。虽说是哺乳期仔猪腹泻,但病因复杂,包括病毒、细菌、寄生虫、产房温度过低潮湿、母猪奶水不足、母猪炎症、母猪毒素蓄积过多等多种,到底是哪一种?

    为了查清病因,陈兴海亲自尝起了母猪的奶水,看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他发现,不同母猪奶水味道不同,然后进行分析诊断,终于确诊是由于母猪奶水带毒引起的腹泻,于是对症下药,成功化解了这场危机。

    很快,陈兴海的诊疗方案在柳州一家猪场再次应验。当时这家猪场损失惨重,母猪还在,但仔猪全死了,老板欲哭无泪。与猪场关联的某疫苗公司技术经理找到陈六哥,他通过观察发现,母猪有泪斑,眼屎多,背部毛孔有出血点呈铁锈肤色,局部皮肤红紫蓝色积血状,果断确诊为母猪奶水带毒。通过采用三毒清、优抗素等药物配伍处理,20天后猪场恢复了正常。

    

    为了感谢陈六哥,这位技术经理表示将这家猪场之前赊欠的1.96万元疫苗款转给了他,他认为六哥的方案就值这个价。

    在陈六哥的一系列诊疗方案中,一直被养殖户推崇的是对弓附链(弓形虫、附红细胞体、链球菌)的处理,认为是他的独门绝技。

    经过长期的观察,陈六哥发现患弓附链疾病的猪表现为:背弓或骆驼背,毛松,喜卧,背脊骨节可见,部分猪只消瘦,耳尖下垂或上翘等特征。最特殊的表现是注射疫苗时针口流血,出现不凝现象10%~20%或更多。对此,他提醒养殖户千万别掉以轻心,需要采取专门的处理措施。

    这都是陈六哥从实践摸索出来的,为养猪,为养好猪,他可谓煞费苦心。

    让堂弟陈兴雄印象深刻的是,为了查看猪胃出血症状,六哥竟然亲手抓起猪粪,细细用手捻,又闻了起来。这让陈兴雄惊叹不已:六哥真是一个养猪“痴人”。

    看守所里的“兽医红人”

    让陈六哥真正感受到养殖户的大爱,源于他的一段特殊经历。

    十多年前,博白当地野猪很多,毁坏庄稼、破坏猪场的事时有发生,严重干扰了人们的生活。猎枪是防范野猪的用具,而私自持有属非法,但持有猎枪的现象在当地又很普遍。陈六哥就有一支。

    2000年7月的一天,他开车打猎的途中,因为非法持有猎枪被警方抓了起来。突然的遭遇让他猝不及防,被拘之后他才知晓,自己可能面临三年徒刑的刑罚。

    想到自己这番遭遇和母亲、妻儿,陈六哥忧愁不已。虽然家里来信告诉他放心,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但陈兴海根本控制不住情感,眼泪夺眶而出。

    此后不久,一封封特殊的“信”打破了陈六哥的孤独,他收到附近养殖户递来的“求救”纸条——猪病问诊。

    遇到难题的养殖户,隔三差五,一拨接一拨地到看守所。他们在门口找好纸笔,写上问题,让警察带进去给陈六哥。他看完写下治疗方案后,再请警察带出去给养殖户,这样来来回回断断续续长达五个月之久。

    逐渐地,知道陈六哥遭遇的养殖户越来越多。考虑到他母亲身体不好,父亲已过世,家里没人照顾,广西当地150个猪场老板自发组织起来,签名的签名,盖章的盖章,摁手印的摁手印,联名担保他们的陈六哥,申请让他出来。最终,法院依法作出了缓刑三年的判决,这样的“从轻发落”不能不说与众多养殖户的联名担保有关。

    直到法院宣判,陈六哥才知道,自己获释是上百家猪场做了联保。尽管不清楚这些猪场老板的名字,但他深知,他们是自己生命里的贵人。在那段情绪最忧郁、最低落的日子里,正是这些养殖户给了他光亮。

    1个人“顶” 10万人

    10月18日,来自广西桂林的问诊:小猪肚子胀气怎么解决?

    10月25日,来自广东湛江的问诊:猪丹毒打什么针好?

    10月27日,来自山东菏泽的问诊:母猪腿关节肿大,产的小猪关节也肿,为什么?

    11月14日,来自江西南昌的问诊:保育猪经常出现呼吸道和皮肤病问题,怎么治?

    11月15日,来自河北邢台的问诊:猪呼吸快,体温40℃,是什么情况?

    在陈六哥服务的“巨龙汇”微信群里,一连串的问题常常让陈六哥忙碌得喘不过气来。上述问题还只是随机抽取于一个群的。目前,陈六哥是200个群的技术负责人,每个群的群友已接近500人上限,加起来近10万人。

    这与三年前遭受的冷遇相比,形成了巨大反差。三年前,很多公司在微信群里拉陈六哥进去,但很快又将其“踢出”。因为他诊治用药只选他认为好的产品,不看是哪家公司生产,这让某些公司的群主们很不满。

    也正是他快速准确的诊断能力,让巨龙动保公司皮灿辉博士看中。2014年,巨龙动保公司建了名为“巨龙汇”的联系群,把陈六哥拉进了群。陈六哥接触的第一个案例是:广东佛山一家3000多头母猪的猪场发病,每天花费的药费是2.3万元,连续处理了19天,仍没有解决好。技术人员在这个群里发了一段视频和几张解剖图。陈六哥看完材料后,当即表示这个问题很简单,并开出了自己的治疗方案,信心十足地称按此方案4天就会好。群里一下子“炸开了锅”,一些大公司技术经理开始拍砖、嘲笑甚至挖苦陈六哥,这么多专家都治不好的病,他凭什么能治好,明显就是吹牛皮。

    果然,在那家猪场发病后的第三天,猪场老板在群里主动反馈,采用陈六哥的方案后,猪全部恢复了正常。此事一出,更让皮灿辉觉得,必须见见这位陈六哥。

    利用一次在陆川开会的间隙,皮灿辉终于找到了陈六哥,表示公司急需一个能服务广大养殖户专做诊疗的人,你陈六哥就是这样的人。之后,皮灿辉又先后两次到博白,后来巨龙动保又派出副总来了两次,力邀陈六哥出山,为公司坐诊。

    盛情难却,陈六哥答应在群里坐诊,但不收取任何费用。他提出,自己开出的诊断方案提及的产品与任何一家公司都无关,只看疗效。巨龙动保也好,其他公司也罢,只要是好产品,他都会力推。

    在陈六哥的坐镇下,一个个微信群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从1个发展到200个,每个都近500人。目前,“巨龙汇”养殖交流论坛里的四五百个方案,都是陈六哥一字一句通过手机编辑上传的。他在“巨龙汇”平台日渐得到肯定,而这都来自于他所坚持的理念:免费、分享、公益心。

    因为只认产品不认公司的严苛标准,陈六哥的诊疗方案涉及到的所有产品,必须经过自己猪场亲自试用通过,才能出现在方案里,自然受到信赖。

    10万人的庞大微信群需要服务,为了应诊,陈六哥时常要忙到深夜。起初尽管妻子有些不解,甚至怀疑,陈六哥却依然乐此不疲。

    三年来,在“巨龙汇”究竟开出了多少个诊疗方案,根本无法统计,但陈六哥至今仍信守着自己的承诺:不拿巨龙公司一分钱。

    “这完全出于陈六哥的情怀,很多人曾帮过他,他没有忘本。”皮灿辉感慨,如今像陈六哥这样的人真的很罕见。

    组建爱心公益群

    11月初,记者在陈六哥的协力兽药服务部门店里,遇到一批远道而来的客人,广东茂名的养猪户张小娟一行8人专程来感谢陈六哥。

    张小娟的保育猪在今年3月份出现发烧、厌食症状,本想通过采集提取物料送检,拿到报告后再对症下药,但一份检测报告需要10多天才出来,况且体重已达几十斤的30多头保育猪连续出现死亡。张小娟也请教了几位兽医技术人员,但仍没有遏制住病情。后来,她将视频上传到“巨龙汇”微信群,陈六哥当即给出了诊断方案。三天后,猪场恢复了正常。张小娟这次专程来博白,是拜见师傅的。

    刘晓东,是博白县的养殖户。今年7月中旬,猪场出现临产母猪死亡现象,先后请了七八个疫苗公司的兽医人员进行诊疗,有的说是猪瘟免疫不过关,有的说是伪狂免疫不过关,还有的说是腹泻问题。就在相互扯皮的过程中,刘晓东的母猪死亡数量从2头增加到11头。一个异常情况是,死的临产母猪很沉,猪场员工在进行搬运处理时还闪了腰。猪再死下去就不养了,刘晓东心生退意。可是眼下的问题还得解决,他决定最后一搏,找到陈六哥。

    看过视频后陈六哥断定:病因明了,是猪丹毒引起的,打青霉素等药物。死马当活马医,刘晓东按照陈六哥的方案,用药后果然见效。不过第二天又有6头母猪发烧,这让刘晓东怀疑陈六哥方案的有效性。

    “按既定的方案再持续几天。”电话那头,陈六哥只是简单地重复着,刘晓东却越发不相信,在电话里他半天不吱声。陈六哥感觉到了他的游移不定,直接飙出了一句狠话:“继续照此方案执行,三天后要是治不好,把我的命赌上。”这让刘晓东一下子震惊了。三天后,问题果然得到了解决。

    像张小娟、刘晓东这样的养殖户很多,亲自登门感谢陈六哥的人络绎不绝。

    不光免费提供诊疗服务,还能快速解决实际问题,陈六哥让养殖户感激不已。他们都恭敬地叫陈六哥“师傅”。

    从10万人的微信群里,从自己所服务的山南海北的养殖户中,陈六哥按照有养殖经验,愿意分享,乐于助人的标准,挑选了55人,组建一个了爱心公益微信群。陈六哥有着最朴素的愿望:希望这些群友能在自己来不及回复时及时补位,帮助养殖户解决难题。

    陈六哥的妻子,从最初的误解到理解,如今更是全力支持丈夫的事业,无怨无悔。

    越来越多的养猪人知道:广西有个陈六哥。

分享到: 更多
分享按钮
吃猪肉要知道的几件事
广西有个陈六哥
“傲雪”成国内唯一现存人工繁育雪豹
图片新闻
我国已发现地方畜禽品种545个
赞皇小蜜蜂酿出深山“脱贫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