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 纸
中国农业新闻网
农民日报 2019年01月12日 星期六

马金虎:“爱逞能”的农机发明家

《 农民日报 》( 2019年01月12日   05 版)

    马金虎在加工农机具。

    马金虎在当地农户的辣椒地里回收地膜,试验自己发明的地膜回收机。

    本报记者吴晋斌文/图

    “只要你给我说干啥用,我就能给你造出来。”马金虎是山西省屯留县河神庙乡苗岳村远近闻名的能人,这个能不仅是说他从种地、当木匠、开拖拉机到承包工程,会赚巧钱,还有一层含义,也是个爱逞能的人。

    也正是这个逞能,让马金虎研发出了一系列农机具,有的给他带来了收入,有的纯粹是为了证明自己本事大。他把承包工程赚来的钱,除了养家糊口,都投入到了农机具的发明创造上,用他老婆的话说,“扔了一堆钱,换了一堆纸。”

    “那不是废纸,那是发明专利,也不是没赚钱,有个发明省里、市里不仅各奖励了5000元,还给了个一等功的牌牌。”马金虎解释说。

    操闲心琢磨出地膜回收机

    马金虎最新发明的地膜回收机,也是他逞能逞出来的。研发了三年,到目前仍没有带来任何经济效益,尽管有很多人慕名而来想买,都被拒绝了,他觉得机器还不完美,卖出去他老马丢不起人。

    “目前,地膜的回收率达到了70%,等春节前冬闲不忙的时候,我就能解决好,到时候能达到90%。”2018年11月14日,马金虎指着自己研发的农机具对记者说这些话的时候,两眼直放光。他给自己的发明起了个名字,叫做风吹式膜杂分离地膜回收机。

    2015年冬天,马金虎有那么一个月,经常去长治市办事。开着车走在路上,总能看见有老两口在地里忙活。

    “总有半个多月吧,这年月冬天在地里受苦的人不多,后来我就忍不住停下车来了解情况。原来那老两口在地里挖废旧地膜,挖出来,运出去。人老了,干活也不抵事,就那么一亩地,老两口忙了一个月。我就觉得这是个事儿,要是能发明一个农机,帮他们回收地膜,就能减轻劳动强度,缩短劳动时间。”马金虎说。

    “想着想着,我想明白了,塑料薄膜是个漂浮物,我可以以飘制飘,先把它刨起来,转到水平面后,再用风机吹进回收箱里,就行了。”马金虎说。

    2016年,马金虎的直刀地膜回收机开进了长子县农民的茴子白(卷心菜、圆白菜)地里,一试效果很好,几乎90%的地膜都能回收,他很是沾沾自喜。

    没想到,半个月的下雨天就把这个发明否定了。“一下雨,地里长起来很多灰灰菜、拔谷草,直刀就被草缠绕地割不动。所以,我就换成了旋刀,防缠绕的问题解决了,在白菜地、辣椒地基本上没问题了,但是在其它作物上还是不完美。”马金虎说。

    此后的两年时间里,马金虎利用自己干活的闲余时间,逐步解决这一发明在细节上的瑕疵。

    “现在,最大的难点就是动力,直到有一天我在城里看见了扫地机,我就觉得自己的困惑有解了。我买了一台扫地机,准备把它切割开,再把我的收膜机嵌到中间,就能解决好了。我没钱去雇有大能力的人把设计落实,只能自己琢磨,这个事情很拴人,所以够我这个冬天忙活的。”马金虎乐此不疲,他为此拒绝了几个赚钱的小活儿,专注于风吹式膜杂分离地膜回收机的最后攻关。

    逼出来的U型渠开槽机

    改革开放前的那个年月,马金虎读的是高中,上的却是初中的课程,距离高考还剩9个月时,才开始上高中的课程,他就这样高中毕业了。他至今还记得高考的数学题是证明勾股定理。本想补习,无奈家里欠了生产队1000元的饥荒,在那时候,这是很大的一笔钱,马金虎便被他爹喊回家种地还债了。

    回村种地后,马金虎觉得来钱慢,后来赶上改革开放,国家允许农民搞副业,他就做起了木匠。两天做一对大包弹簧沙发,带外套可挣30元钱,当时一般木匠的工资是每天3.5元,他却能挣四五倍。

    再后来,马金虎发现开拖拉机搞运输更赚钱,就跑起了运输。干着干着,他发现包工程来钱更多,就开始揽活干工程了。2011年,一个U型梁混凝土厚度6公分的农田水利渠道的活儿摆在了他面前。

    “很明显,这个活儿,如果人工干下来,活儿的质量无法保证不说,还赔钱。可是人家灌区的领导说了,如果不干,以后其他活儿也没了,我就接了。”十天闭门不出,马金虎琢磨出一套办法。

    他琢磨研制出的U型渠开槽机,实现三个人一天打100米U型渠,超过了30个工人一天的工作量,效率大大提高,施工成本大幅降低。

    “除了挣了几万元钱,还落下了一套机器和国家发明专利,我在业内也有了小名气。”马金虎发明的开槽机有效地解决了灌区的课题。

    后来,马金虎还制造过防结冰机和水库作业浮船。“我一边指挥工人干活,一边斗地主,三天就把浮船造成了,放到水库里一试,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咱就是有这个本事,敢和他们说,不能用的话造船的钱全算我老马的。”2018年11月14日,马金虎坐在自己租来的厂房办公室里,没喝酒,话很大。

    管闲事造出青皮核桃去皮机

    “我有个朋友是加工核桃的。去他家玩,看到去核桃青皮时,黄水流得遍地都是,我就吓唬他,你这是污染环境,这要是在长治城里,你早就被抓起来了。人家说,不加水咋去皮?老马,你本事大,你给咱不用水去去皮。”马金虎回忆。

    “回来的路上,我就想,海口夸出去了,问题咋解决还没谱。想了好几天,我想到咱晋东南的谷子去皮,就是不放水,谷子放进机器里,加工出来,米是米,糠是糠。”

    “根据这个原理,我就开始设计。在试验中,我发现谷子颗粒小,核桃就大多了,我就设计了让核桃顺时针转、让青皮逆时针转的核心组件,这样核桃青皮就轻松去掉了,而且不用水,很环保地解决了青皮核桃去皮的问题。”马金虎说。

    这个发明后来受到了长治市农机部门的关注,经过申报,该发明得到山西省劳动竞赛委员会的肯定。2018年1月,马金虎带着自己发明的这套干法去核桃青皮机在山西省展览馆参展,获得二等奖。后来,山西省劳动竞赛委员会给马金虎记了个一等功。

    2018年11月15日,马金虎又带着这套机器前往忻州市,参加了核桃加工新农机具展。

    此外,针对核桃断根问题,马金虎还研发出断根松土施肥一体机,有效地促进了核桃树快速生长,早结果、多结果。

    这些年下来,马金虎给自己的发明都申请了专利,拿到手的国家专利有十几项,其中发明专利1项。

    “后来我才知道,实用性专利权威性不够,所以我都申报发明专利。”此前的2018年7月9日,马金虎跑去省城太原,将自己的地膜回收机申报了发明专利。

    “就是个爱好,尽管成立了个公司,也是为了研发有个主体,不让人觉得咱不正规,没想着把它形成产业。我也没钱把一些有大本事的人弄过来,就自个儿小打小闹地解决一些生产上的问题,图个高兴,追求个成就感。”马金虎说。

分享到: 更多
分享按钮
马金虎:“爱逞能”的农机发明家
庐江:林下鸡成吃虫施肥帮手
安徽为蔬菜种植用药“立规矩”
重庆化肥农药用量呈下降趋势
小蜜蜂给力绿色防控
广西主要农作物综合机械化水平达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