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 纸
中国农业新闻网
农民日报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用青春呵护美丽乡村

——记党的十九大代表、农业部规划设计研究院农村能源与环保研究所副所长沈玉君

《 农民日报 》( 2017年10月18日   05 版)

    本报记者李琭璐

    最美的青春年华,她用在了畜禽粪污的研究上:为了研究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技术,她是养殖场、有机肥厂的常客,她关注每一份粪便及有机肥样本中的养分和污染物;她为近100个地方及企业提供了技术服务,有效推动了地方畜禽粪便资源化利用工作的开展,呵护着乡村环境的美丽;她荣获农业部首批“杰出青年农业科学家”称号,在入选的25人中,她是最年轻的科学家之一。

    10年间,33岁的她与同事到过全国121个种养大县,深入254个养殖场及167个有机肥厂开展调研及取样工作。

    她叫沈玉君。

    “只有学以致用,才对得起国家的培养”

    导师李国学对这个在硕士研究生期间就“与众不同”的学生印象深刻。“学习好、组织能力强。更难能可贵的,是一个女孩子能跑到脏乱差的堆肥厂里取样做实验,而且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坚持。”沈玉君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河北农业大学,她放弃了免试推荐保研的机会,先后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国农业大学和中科院地理所,师从李国学和陈同斌两位导师,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从事有机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研究。

    在一篇题为《堆肥岁月的姐妹情》的日记中,沈玉君这样写道:“2009年12月和梁琪一起去秦皇岛做污泥堆肥实验,每天要坐1个小时的26路公交车才能到堆肥厂,寒冬腊月,她穿了一件雪白的羽绒服,我穿一件土黄的,天天为了能在26路首发站挤到两个宝贵的座位而开动脑筋。堆体上的实验日复一日进行,一个月后,梁琪的雪白羽绒服到处都是污泥和灰尘,穿着这身脏衣服在回京的车上,竟遭到了一些人的冷眼……”

    经历过痛苦和绝望,品味过冷眼与苦涩,才能坚定信心和方向。2012年,沈玉君结束了9年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领域的学习生涯后,有个机会可以进入外企工作,但一听说要放弃所学专业,沈玉君拒绝了。“我学习了近10年的粪污处理及堆肥专业,只有学以致用,用到实处,真正解决问题,才对得起多年的学习经历,对得起国家的培养。”她最终选择了农业部规划设计研究院开始了职场生涯。

    专注粪污处理,服务绿色发展

    “科研方向上,她能根据实际问题及需求,迅速找准定位,组织团队成员开展研究,能担当、肯钻研、乐奉献,不怕吃苦。”农工院能环所所长孟海波还记得,为了尽可能获取最新鲜的样品,沈玉君曾长时间蹲在养鸡场里,拿着小铲子小心翼翼地把鸡粪采集到样品袋中;为了加紧分析实验数据,熬夜通宵是常事。“上手快,刚迈入工作岗位就能迅速进入状态。”农工院党办主任张凤平回忆说。

    一次,她去京郊大兴区采集样品,回来乘坐公交车,由于身上气味太大,遭到乘客抱怨,最终竟被司机劝下车。没办法,她坐几站就换一辆车,终于把样品带了回来。为了深入研究粪便清洁堆肥技术,沈玉君与同事经常在堆肥厂一住就是一个月,在臭气熏天、蚊蝇乱飞的堆体上一待就是一整天。还有一次是冬天,她在郊外的堆肥厂做实验,实验晚上八点多才结束,屋外一团漆黑,公交没了,出租车师傅都不愿意来接。正无助时,有车来厂里送污泥,沈玉君和同事毫不犹豫地爬上了拉泥的大卡车。“车太高了,同事先在下面托着我上车,我再从上面拉她上去。寒冬腊月,迎着刺骨的寒风,就这么站一路……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挺不容易的。”

    正是这样的坚持与执着,她探明了畜禽粪便堆肥过程中重金属钝化机理和VOCs(挥发性有机物)产生规律,研发了粪便堆肥清洁生产技术工艺,获得专利5项,发表了40余篇学术论文,也成功申请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等多项课题。

    基于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研究成果,沈玉君又积极投身于地方技术服务工作中。山东省诸城市是我国典型的种养大县,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工作压力很大,为了做好该市的技术服务工作,沈玉君及同事先后多次到诸城,一方面走家入户调研老百姓需求,另一方面与市政府积极沟通,研讨诸城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发展方向。

    2017年春节期间,沈玉君放弃了休假机会,再一次和同事踏上了前往诸城的高铁,她们仔细计算诸城市每一个养殖场的粪污产量,全面分析适合该市的发展模式,最终提出了三大类符合诸城市特色的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模式,得到了市政府的高度评价和认可。

    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诸城模式全面开启并实施,诸城市在全国率先开展了种养循环工作,并获得了全国畜牧养殖种养结合整县推进试点示范县称号。据统计,类似这样的技术服务工作,沈玉君共计完成了近百项,为多个县市探索出适宜的种养循环模式,成为链接科技创新和技术推广之间的桥梁,加快了地方在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工作上的步伐。

    做女儿的好榜样,当同事的主心骨

    沈玉君的微信头像是不满两岁的女儿,她低垂着头,羞涩地微笑着。“有些愧对女儿和家人。”沈玉君的这种内疚,始于怀孕伊始,那时,她带着身孕走乡串户调研。即使哺乳期间,在有机肥厂搞试验一待就是一整天,连续出差多日回到实验室需要立即处理样品时,只能通过视频看看手机那头哭着要妈妈的女儿。

    “不管是在养殖场采样,还是在种养大县调研,其实沈玉君心里最牵挂孩子。为了弥补女儿,下班即便很晚,她也会靠在桌边,陪着女儿坐坐。”农工院副总工张玉华既是领导,也是长辈,她认为对于如何平衡工作和家庭的关系,沈玉君做得很到位。沈玉君却说:“家人为我做出了很多牺牲,我很感激他们在生活中给予的理解和支持。不过,我也确实希望在对待工作上给孩子树立一个积极向上的榜样,这是最基本的责任心,也是一个共产党员的基本素质。”

    同事丁京涛对沈玉君佩服不已:“她既要把握方向,又要团结大家伙儿一起干工作,加班是家常便饭,但团队的人都愿意跟着她干。”沈玉君一方面坚持科学研究,一方面注重团队培养,在团队人员数量少、结构不合理、方向不明的困境下,勇挑重担,专注于科研方向凝练,耐心培养新职工,几年时间,科研队伍由小变大、科研业务迅猛增加。与此同时,她协助所领导分管科研工作,组织申请立项了重点研发计划等多项科研项目,完成了近20项科研项目的实施工作。“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工作效率高。亲和力极强,有耐心,科研上的问题常向她请教交流,她也总能帮助大家共同渡过难关。”同事周海宾告诉记者。“读博士时就听说过师姐,工作后有幸与她在同一个单位,果然名不虚传。她工作认真忘我,品格坚忍真诚,值得我们新入行的年轻人学习。”2017年刚入职的张曦说。

    有什么样的学术人格,就会孕育什么样的学术成就,造就什么样的学术人才。沈玉君在从事研究的过程中都从国家需要出发,不管条件如何艰苦,始终不忘科学报国的初衷。有这样一批年轻科技工作者为了党和国家的事业执着地努力与奋斗,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分享到: 更多
分享按钮
用青春呵护美丽乡村
曹先建:重伤后重返海天
白芝勇:用点线绘就“测量人生”
李元敏:为村民打造新“盖买”
李玉峰:反恐铁拳带兵人
房瑞标:吕梁乡亲“最亲近的人”
王金龙:矢志强军的“播火者”
张欣园:金融改革开放的弄潮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