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 纸
中国农业新闻网
农民日报 2011年07月18日 星期一

好的秩序是种企做强做大的基石

《 农民日报 》( 2011年07月18日   07 版)

    生于1955年的韩庚辰,1978年作为“文革”后首批研究生,师从中国玉米育种的奠基人吴绍骙,1984年赴美国衣阿华州立大学攻读遗传育种博士学位。

    毕业后,在墨西哥国际玉米小麦改良中心(CIMMYT)做博士后研究,并很快晋升为副研究员。1990他加入美国先锋种子公司,任研究员、亚洲地区技术经理。1996年辞职,成为最早回国创业的“海归”一员,并于1997年注册成立奥瑞金公司。2001年获得“北京市政府首届留学人员创业奖”后,先后被评为“北京市第五届科技之光优秀企业家”、“全国留学人员先进个人”、“中关村20年创新和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

    ——访北京奥瑞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庚辰

    本报记者肖力伟施中英

    采访温文尔雅的韩庚辰,这位海归追梦人话语不多甚至有些惜字如金,但多次提及“规矩”、“秩序”两个词,这位昔日治学严谨者,已把这种理念完全融进了他后来回国创办的企业之中。

    记者:14年前,您满怀振兴民族种业的抱负,毅然舍弃了国外优厚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回国创立了北京奥瑞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做出这样的决断是要有非凡的勇气,是什么促使您终下决心?

    韩庚辰:或许是与我的家庭有关吧。上世纪50年代,我出生于河南一个农民家庭。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苦播种耕耘的场景从小就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高中毕业后,作为人民公社社员的一员,扛锄头下地成了家常便饭。正是因为来自农村,真正下地干过农活,我知道农民们需要的是什么。农村缺的是科技知识,如果能将这些知识运用到农业生产中去,可以改变很多人的生活。在美留学期间,我就一直有这样一个梦想:将国外育种的先进技术和理念带回来,让中国农民种上最好的种子。

    记者:奥瑞金这些年发展很快,提出并实践了“高质量、高价值、重服务、重创新”的种子企业经营理念,在农民心中拥有了很好的口碑,您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韩庚辰:奥瑞金是英文单词的中文译音,意思是“源头”。奥瑞金公司成立之初就是想做中国最优秀种子源头的企业。利用多年的求学和具体实践,我们总结形成了一整套与国际接轨的种业发展思路,一改过去国内种子科研、生产、销售割裂的计划经济型机制,紧紧以市场为导向,把科研、生产、销售等种子相关产业联结在一起,整合资源,优化配置,并导入服务理念,提高服务意识,增加产品附加值,形成了完整的产业价值链,使种子不再仅是一个农产品,而是作为一个高科技产品、一个大产业来发展。这些年,公司是得到些发展,进入了中国种业50强,成为国家重点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给农民提供了大量能帮助他们增产增收的好种子。但离我的初衷,离我心中的要求还相距甚远。

    记者:在您看来,影响您实现梦想的因素有哪些?

    韩庚辰:有外部也有内部的。外部是秩序问题,种业行业内的利益链分配的科学性得不到保证:知识产权保护不力,让科研投入承担太大的风险;制种基地不稳,影响种子加工设备的大量投入使用;流通环节费用奇高(有的甚至占到50%,而国外最多是20%),严重挤占生产者的利益空间,不利其快速发展。内部是管理人才奇缺,大多数管理精英向电子、电信、金融等领域聚集,农业企业收入相对低得多而难吸引人才。

    记者: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的意见》出台,对您刚才所说的外部限制因素改变是不是能带来利好?

    韩庚辰:那是一定的。中国种业发展这么多年来,每十来年都有这么一个轮回。2000年前,中国种业捆得太紧,影响发展速度,之后,又太松,该管的也不管了,秩序非常混乱。在这种情形之下,企业要做大得承担很大的风险。所谓无规矩就没有方圆,《意见》的出台很及时,有望由农业部牵头,形成一个种业发展的正常秩序,为种业企业健康发展提供必要的保障。因此,在未来种业发展中,限制因素不是在外部更多的应该是在内部。

    记者:贯彻落实《意见》,您站在企业的角度,希望政府还应该做好哪些工作?

    韩庚辰:我们希望具体措施要跟进,让政策真正落地。有了发展战略就应该有战略规划、实施路线图和完成的时间表。

    我们还希望政府能够对转基因生物农业的态度更加明确。美国研究应用了几十年的转基因食品,我们吃的大豆好多就是转基因的。我们希望国家对转基因的政策有所改变,3年之后能推出转基因玉米品种。如果5年之内还做不到的话,等到10年之后,国外大量玉米进来可就来不及了。

    记者:伴随着《意见》的贯彻落实,奥瑞金迎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时期,未来的奥瑞金将呈现一个什么样的发展态势?

    韩庚辰:奥瑞金公司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市场和产业为导向的商业化研发体系和能力建设,已建立了有效的研发体系(包括生物技术体系和育种体系),具备了持续选育满足市场和农民需求的新品种的能力。在各主要育种站配备了国外引进的小区播种、小区收获脱粒、数粒、测产系统等现代化的育种机械设备,在育种的关键过程实现了育种操作和性状测试的机械化、自动化,支撑了育种体系的高效运行。今后我们将继续以种子作为载体,大力发展生物技术,真正实现整个种子产业和农业技术的工业化、数据化和分子化(生物标记)。在三到五年,着重在管理、生产和服务上下功夫:管理上培养和引进优、精、尖管理人才;生产上稳定基地建设,用5年时间,全部实现生产制种从播种到装袋不经过人手的生产机械化、全程自动化(机播—机管—机收—自动烘干—自动精选包装);在服务上,继续叫响“为农民服务”的口号,始终把“农民是否获益”作为检验奥瑞金是否成功的标准。

分享到: 更多
分享按钮
我国扁豆安全优质育种生产取得重大突破
好的秩序是种企做强做大的基石
十二五期间我国免征种子种源进口增值税
西北干旱区抗逆农作物种质资源调查启动
福建省级财政设立专项资金实施种业工程
甘州强力推动优质良种产业健康发展
“黔草1号”基因被美国基因库收录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育成早熟甜油桃新品种
安徽农科院与荃银创新种业合作模式
黔江区:兑付113万元猕猴桃种苗补助款